孙艺洲吹蜡烛:陆雄文:企业家愿意平衡生活和工作 不只是埋头做事业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5日 19:04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人民币兑美元

对此现象,参与《消法》修订的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消协副会长刘俊海表示,要不要赋予消费者一定的后悔权,是修法中争议较多的一个问题。经营者反对的多,尤其是房地产商、汽车销售商激烈反对,但专家学者普遍赞成把“反悔权”写入《消法》。医生拔大脑钢针

记者跟上小伙子表达了采访意向。他说他叫杜国斌,但是今天不想接受采访:“没心情了,如果你确实想采访我,明天到我家来吧。”nba历史得分榜

1月21日上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对外通报了35家涉嫌在食品中违法添加罂粟壳的餐饮服务单位。在食药监局公布的名单中包括两家“周黑鸭”,分别是安徽省宿州市周黑鸭宿蒙路口店和宿州市埇桥区慧鹏周黑鸭经营店。因“周黑鸭”是中国驰名商标,名单一经公布,立刻引发社会关注。国足vs日本首发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